lgogo

           


商业保理行业的技术发展阶段与市场结构研究 ——基于Gartner模型与HHI测度

 

【摘要】商业保理从应收账款入手,为企业客户提供整体融资解决方案。商业保理虽然相比传统持牌金融机构而言属于“小行业”,但是近年来坚持服务于实体经济供应链产业链上下游的中小微企业,做出了践行普惠金融的“大文章”,成为一个“小而美”的新兴金融子行业。常言道:“抬头看天,低头赶路”,不少业界人士希望知道:商业保理行业目前处于什么样的技术发展阶段?目前的市场结构如何?


本文一是通过Gartner曲线模型分析行业技术发展阶段,发现商业保理行业目前处于“创新萌芽期”,今后发展潜力较大、发展空间广阔。二是通过HHI测度分析行业集中度,发现商业保理行业的市场结构是高度竞争性的,不存在垄断现象;业内企业各有千秋、百花齐放,在科技、服务、效率、成本等领域开展良性竞争。


【关键词】实体经济,中小微企业,普惠金融,供应链金融



一、引言


(一)商业保理行业在我国的简史与发展环境


自2012年商务部在全国部分地区开展商业保理试点工作以来,我国商业保理行业发展迅猛。


在法律层面,2020年,全国人大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1],其在“合同编”设立专章规定“保理合同”,使保理行业有法可依。


在政策层面,2020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做好自由贸易试验区第六批改革试点经验复制推广工作的通知[2],其中提出,符合条件的商业保理企业可接入央行企业征信系统。


在监管层面,2018年,商业保理行业的监管部门由商务部转隶到银保监会;2019年,银保监会印发《关于加强商业保理企业监督管理的通知》(银保监办发〔2019〕205号)[3],启动了商业保理行业清理规范工作,之后地方金融监管部门也陆续出台辖区内商业保理监管办法;2020年,银保监会印发《商业保理企业名单制管理工作方案》(银保监普惠金融函〔2020〕273号),进一步规范商业保理企业经营行为。


总的来看,近年来,商业保理发展的政策法规环境大大改善,同时监管趋严,商业保理行业从早年的初创期,逐步转型升级进入了高质量发展阶段。


(二)商业保理行业切实服务实体经济与中小微企业


商业保理行业相对传统金融机构属于“小行业”,是以较小的机构规模和从业人员,为实体经济供应链产业链上下游的中小微企业提供优质融资服务的新型金融行业。这样一个“小行业”,近年来在深圳乃至全国却做出了“大文章”,为推行普惠金融提供了更直接、更有效的金融工具,助力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


商业保理行业作为传统金融的有力补充,深度契合并满足传统金融机构难以覆盖的中小微企业“小额、高频、紧急”的融资需求,精准滴灌实体经济的“毛细血管”。精准服务物流、制造业等实体经济,保障农民工工资,以高效的金融服务,助力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


以深圳为例[4],截至2020年,商业保理业务规模超过6000亿元,约占全国的50%,累计通过沪深交易所和银行间市场发行的资产证券化产品超过6200亿元,约占全国商业保理行业发行总量的64%;商业保理企业累计为上百万家中小微企业提供近2万亿融资。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新冠疫情发生后,深圳商业保理行业迅速建立企业纾困机制,为受疫情影响严重的企业办理利息减免、担保费用折扣近5000万元,展现了行业的大局意识和责任担当。


(三)本文的研究思路


常言道:“抬头看天,低头赶路”。商业保理的从业者,一方面要“拥抱监管”、“仰望星空”,顺应商业保理行业的技术发展趋势,制定有技术前瞻性、能适应未来变化的商业保理发展战略;另一方面又要脚踏实地,立足当前的市场实际与客户需求,提供高效便捷、安全稳定、低成本的商业保理产品与服务。


在“抬头看天”方面,不少业界人士希望知道:商业保理行业目前处于什么样的技术发展阶段?今后的发展潜力如何?发展空间广阔如何?在“低头赶路”方面,不少业界人士希望知道:商业保理行业目前的市场结构如何?是竞争的还是垄断的?


本文将通过基于Gartner曲线模型的分析,来回答第一个问题;将通过基于HHI测度模型的分析,来回答第二个问题。


二、行业技术发展阶段:Gartner曲线模型


Gartner公司针对各种技术和应用领域创建技术成熟度曲线(Gartner Hype Cycle),用来帮助客户跟踪技术的成熟度和未来潜力。Gartner将每项技术的发展过程分为五个阶段[5]:创新萌芽期(Innovation Trigger)、顶峰期/过热期/期望峰值期(Peak of Inflated Expectation)、泡沫破裂期/低谷期/幻灭期(Trough of Disillusionment)、爬升期/复苏期(Slope of Enlightenment)、稳定期/成熟期(Plateau of Productivity),如下图。


图 1 Gartner技术成熟度曲线模型


一方面,商业保理(供应链金融)行业对“数据安全”具有与生俱来的大量需求,这是由于其业务天然地深度涉及银行、核心企业、供应链产业链上下游的大量中小微企业、第三方服务商等众多实体,大量的数据共享是不可避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数据安全法》将于2021年9月1日正式施行,这将对该行业的数据安全带来更具挑战性和建设性的推动作用。近年来,商业保理(供应链金融)行业在应用区块链技术促进行业数据安全与隐私保护方面比较突出。

例如,联易融公司(港交所9959)2019年研发企业级区块链服务平台BeeTrust,提供协同链上链下数据安全的共享模式;公司2020年通过中国信通院可信区块链测评;参与编写中国信息通信院《隐私计算白皮书(2021年)》;公司2021年推出基于区块链安全协作的蜂密隐私计算平台,实现“数据可用不可见”;公司的安全数据网络“基于区块链的供应链金融信息共享服务平台”在2021上海国资国企数字化转型创新大赛数字金融决赛中获数字创新潜力奖。

另一方面,近年来,商业保理(供应链金融)行业紧密抓住数字化升级机遇,持续加大对PaaS(Platform as a Service,平台即服务)与SaaS(Software as a Service,软件即服务)等技术的应用,逐渐向科技型企业转型升级。行业内的一些龙头企业在长期利用PaaS与SaaS技术从事商业保理(供应链金融)业务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了富有本行业特色的产品和服务专业优势、沉淀与积累了本行业丰富的大数据资源、在本行业内打造了自身强大的品牌效应、不断培育终端客户黏性从而增强自身业务发展的可持续性。

例如,金融壹账通公司(纽交所OCFT)在SaaS化及平台化战略的引领下,营收与毛利润已连续6个季度保持同比两位数增长,其中2021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1.9%、毛利润同比增长21.8%。

因此,从Gartner曲线模型来看,商业保理(供应链金融)行业适用于其中的“Emerging Technologies(新兴技术)”范畴。商业保理(供应链金融)行业的定位,在于“Blockchain for Data Security(数据安全区块链技术)”与“AI PaaS(人工智能化的平台即服务技术)”之间,见下图红圈部分。


图 2 Gartner技术成熟度曲线模型在新兴技术的应用


从横轴来看,目前,商业保理(供应链金融)行业处于“创新萌芽期”。商业保理(供应链金融)行业今后发展潜力较大、发展空间广阔。正如中国服务贸易协会商业保理专委会主任、商务部研究院信用研究所所长韩家平的研判:“预计到2025年,全国商业保理业务规模能够达到3万亿元。”


三、行业市场结构:HHI测度模型


(一)行业集中度与HHI测度模型


就市场结构的表现方式而言,决定市场结构最基本、最重要的因素,是行业集中度。行业集中度集中体现了市场的竞争和垄断程度。在各国政府的反垄断工作中,行业集中度是一个常见的重要指标,我国商务部(反垄断局)《关于评估经营者集中竞争影响的暂行规定》[10](商务部公告2011年第55号)第六条规定:“市场集中度……通常可用赫芬达尔-赫希曼指数(HHI指数)……来衡量”。


因此,本文采用赫芬达尔-赫希曼(Herfindahl-Hirschman Index, HHI)指数来衡量行业集中度[6][7]。HHI指数是指一个行业中各竞争主体所占市场份额的平方和,具有数学上绝对法和相对法的优点,使它成为较理想的市场集中度计量指标,可以衡量企业的市场份额对市场集中度产生的影响,是经济学界计算行业集中度的常用方法,也是各国反垄断、审查企业并购的重要标准。


根据各保理公司的逐月发放保理融资款本金来计算市场份额。记每月上报数据的保理公司有家,每家保理公司当月发放保理融资款本金为,当月市场总规模为,每家保理公司当月的市场份额为。则集中度指数HHI的计算公式为:



由于HHI计算结果数值很小,为方便比较,通常将计算得到的集中度指数乘10000,处理后的HHI取值范围在[0,10000]。

(二)实证结果


本文选取深圳的商业保理(供应链金融)企业为样本。原因:深圳商业保理业务规模约占全国50%(见上文),其余50%商业保理业务量分布于深圳以外的全国其他城市,如果商业保理行业在深圳这个集中地是竞争性的,那么全国的商业保理行业就不可能是垄断性的。

从2018年12月至2021年6月,计算得到深圳的商业保理(供应链金融)行业的HHI测度值逐月变动如下图所示,平均值为222,中位值为221,最大值为320,最小值为162。

图 3 HHI测度变动趋势


(三)判定与评价


那么,对商业保理(供应链金融)行业的HHI测度值应该如何判定与评价?以下参考美国、欧盟官方对HHI数值范围的界定。

美国司法部对HHI数值范围的界定[8]为:“根据经验,一般将市场分为三类:HHI低于1500为非集中市场;HHI在1500至2500之间为中等集中市场;HHI高于2500高度集中市场。”即,当HHI<1500时,美国司法部认为行业是完全竞争市场。

欧盟发布的并购监管条例[9]认为,以下三种情况的HHI指数变动,都不会对市场竞争产生重大影响:并购后HHI指数低于1000点的;并购后HHI指数在1000至2000点之间之间,且增量低于250点的;并购后HHI指数超过2000点,且增量低于150点的。

因此,实证结果说明:目前,商业保理行业显然属于高度竞争性行业,不存在垄断现象。从笔者对业内企业的调研观察情况看,各保理商(供应链金融服务提供商)业务模式各具特色、各有千秋、百花齐放,在科技(如上述的数据安全区块链技术、人工智能化的平台即服务技术等)、服务、效率、成本等领域开展良性竞争。

四、研究结论、建议与展望


(一)研究结论


一是通过Gartner曲线模型分析行业技术发展阶段,发现商业保理行业目前处于“技术/创新萌芽期”,今后发展潜力较大、发展空间广阔。

二是通过HHI测度模型分析行业集中度,发现商业保理行业完全不存在垄断现象,属于高度竞争性行业;业内企业各有千秋、百花齐放,在科技、服务、效率、成本等领域开展良性竞争。

(二)政策建议


商业保理行业目前在发展过程中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制约了行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建议对商业保理行业予以一定的扶持和关怀,进一步促进该行业发挥服务实体经济、服务中小微企业的有利作用。

第一,在监管框架顶层设计层面,目前对商业保理行业的监管政策已经接近于金融企业的尺度,建议可否对商业保理行业也给予类似于金融企业的相关优惠与扶持政策。

第二,我们在调研中了解到,“营改增”后商业保理行业的实际税负并未有效减少,甚至还存在一些结构性的税负上升情况;建议可否对监管名单内的商业保理企业予以一定的政策,包括但不限于:避免重复缴纳增值税、以应收账款买卖价差为计税依据、风险准备金税前扣除等。

第三,为了推动国际商业保理业务的对外开放,建议可否对国际商业保理外币融资业务给予一定的政策放宽。2020年3月,全国首单商业保理外币融资试点在陕西自贸区成功落地,进一步扩大类似试点的条件基本成熟。

第四,鉴于商业保理行业的主要服务对象是供应链产业链上下游的中小微企业,建议可否将银行等金融机构对商业保理企业的放款纳入到其对中小企业融资的考核中去,适当放松其对商业保理企业的融资限制,通过再贷款方式引导金融机构对符合产业发展导向的商业保理企业给予融资支持。

第五,信用保险是化解保理风险的最有效手段,但目前其实际应用还存在不少挑战,如保费较高、保险额较低、承保方式单一等;建议可否在监管名单内的商业保理企业中尝试推行普惠信用保险,利用大数据等科技手段防范与降低商业保理业务风险。

(三)下一步研究展望


本文主要从行业技术发展阶段、行业集中度的视角切入,研究商业保理(供应链金融)行业的发展状况与趋势。建议在今后的研究中,从业务规模、客户拓展、利润率、不良率等视角切入,进一步研究商业保理(供应链金融)行业的发展状况与趋势。

参考文献:

[1] 全国人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http://www.npc.gov.cn/npc/c30834/202006/75ba6483b8344591abd07917e1d25cc8.shtml.

[2] 国务院,国务院关于做好自由贸易试验区第六批改革试点经验复制推广工作的通,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20-07/07/content_5524720.htm.

[3] 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加强商业保理企业监督管理的通知,http://www.cbirc.gov.cn/cn/view/pages/govermentDetail.html?docId=876115&itemId=861&generaltype=1

[4] 光明网,2020国际保理和供应链金融大会在深圳举办,https://share.gmw.cn/difang/sz/2020-11/06/content_34347439.htm

[5] Marcus Blosch, Jackie Fenn,Understanding Gartner’s Hype Cycles,https://www.gartner.com/en/documents/2018/8/3887767-understanding-gartner-s-hype-cycles01

[6] Herfindahl, Clemens O C O . Concentration in the steel industry[J]. columbia university, 1950.

[7] Baldwin D A , Hirschman A O . National Power and the Structure of Foreign Trade[J].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1980, 40(4):1105.

[8] U.S. Department of Justice and the Federal Trade Commission(美国司法部与联邦贸易委员会), Horizontal Merger Guidelines § 5.3 (2010), http://ftc.gov/os/2010/08/100819hmg.pdf.

[9] The Publications Office of the European Union(欧盟出版署),Guidelines on the assessment of horizontal mergers under the Council Regulation on the control of concentrations between undertakings III.19, https://eur-lex.europa.eu/legal-content/EN/TXT/PDF/?uri=OJ:C:2004:031:FULL&from=EN.

[10]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关于评估经营者集中竞争影响的暂行规定,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b/c/201109/20110907723440.shtml


广州市商业保理行业协会

                         

联系电话:020-38938431  38820855      

监督电话:020-38938029                

传真:020-38938293                        

邮箱:gzfa@syblxh.org.cn

办公地址: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中路515号东照大厦805室

  广州市南沙区横沥镇明珠一街1号南沙金控大厦1902室

深圳市商业保理协会

                         

联系电话:0755-86656051   86656052   86656053

监督电话:0755-86656058

传真:0755-86656050

邮箱:szfa@szsyblxh.org.cn  

办公地址: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梦海大道5035号华润前海大厦A座1812号

联系我们


广东省商业保理协会秘书处


联系电话:020-38938239

监督电话:020-38938029  

传真:020-38938293

邮箱:gdfa@syblxh.org.cn  

办公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中路515号东照大厦805室


 

广东省商业保理协会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62268号
广东省商业保理协会
qrcode_for_gh_c3c8078e5803_258

广东省商业保理协会

(1)
qrcode_for_gh_c3c8078e5803_258

商业保理资讯

(1)(1)
qrcode_for_gh_c3c8078e5803_258

供应链金融五十人论坛

(1)(1)(1)
qrcode_for_gh_c3c8078e5803_258

商业保理五十人论坛

(1)(1)(1)(1)
qrcode_for_gh_c3c8078e5803_258

湾区保理